• “有个景区叫宁夏”2018景区推介及产品政策在太原发布 2019-06-07
  • “草原英雄小姐妹”走进山城 2019-06-07
  • 提高安全意识!河北启动预防中小学生溺水专项行动 2019-06-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5
  •  [生活资讯]  [辣妹探店]  [激情试驾]  [创客餐考] 2019-05-17
  • 看见百姓生活 角落里的理发师 2019-05-17
  • 快讯:乌姆蒂蒂手球送点 澳大利亚1 2019-05-13
  •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05-11
  • 书法自古为文人末技乎 2019-05-10
  •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5-09
  • 奏响新时代伟大复兴的壮丽乐章 2019-05-09
  • “00后”登场、加分政策收紧 今年高考有这些新特征! 2019-05-07
  • 独角兽企业会客厅:李涛谈独角兽企业创新发展 2019-05-07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5-06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9-05-06
  • 河北11选五走势图 > 玄幻小说 > 人道崛起 > 正文 第1339章 鬼推磨 秤称心
        轰隆??!

        阴暗的天地中,突兀的在虚空上裂开一道口子,一道淡紫色的身影坠落下来,轰的整个天地轰鸣作响。

        黑色斑驳的大地如同金石,裂开了一道道大裂缝,溅起漫天的浮土。

        不过瞬息间,被双脚镇落出裂缝的大地,恢复如初,浑然一体,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甚至连脚印都没有。

        咳!咳!

        青阳桓大手拍打着漫天的尘埃,朝着周围望去,四方昏暗的天地下,朦胧的山峦起伏,沉寂的天地中,蕴藏着一种亘古以来的寂静。

        “呸呸,以龟爷六万年专业吃土的经验来看,这里的泥土土质看似疏松,却坚比金石,有着神金的厚重,又有着……”

        “说人话?!?br />
        青阳桓眸光迸发着一抹警惕,对于龟不仙很不客气,这小混蛋总是这么不着调。

        “这里很危险,阿桓咱们走吧?!?br />
        被训斥了一顿,龟大爷很干脆。

        一座隐藏在光明神域中的阴间界碎片,想想就是那么怪异,光明和黑暗从来都不会同时存在。

        青阳桓压下心中的激荡,朝着远方昏暗起伏的山峦而去,当年人族所立下的大阴间界,是以九幽黄泉界为主体,另外还糅合了他很多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十八重地狱,这根本就是亘古没有,在中古时代伴随着阴间界出现的,是人族为了惩罚一些生前有着邪恶罪责的人死后受刑的地方。

        时至而今,破碎的阴间界洒落天地间,每一片在漫长的岁月中,都已经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隐藏着太多的秘梓和绝境,有些地方就算是他这位道衍帝境强者进入其中,都会有危险。

        踏步而行,踩在漆黑松软的黑色浮土上,看不到半点的脚印,转瞬间,他已经出现在了数万里外的高大起伏的山峦外了。

        咔咔咔!

        山外,伴随着青阳桓的到来,鬼火通明,如同一束束火把,组成蜿蜒火龙,弯弯曲曲的朝着山脉深处而去,起始点便是青阳桓脚下。

        “传说中,阴间界广袤无边,哪怕是的阴司都无法一一掌控清楚,进入阴间的孤魂野鬼有时候会因为意外情况,流落到阴间深处飘荡,想要重新回归轮回,就需要踏上一条幽冥鬼路,沿着幽冥路重新回到奈何桥的路上?!?br />
        看着被鬼火照亮的蜿蜒前路,青阳桓有些沉凝,眼前的这道鬼路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不知道通向哪里。

        蜿蜒小路,是用一块块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深红色晶石铺成的,坑坑洼洼很不平整圆润。

        “龟爷不怕,咱们龟族是阴间最不受欢迎的?!?br />
        叮铃!

        青阳桓踏入鬼路一炷香后,在他的前后左右已经是被起伏连绵的山脉给包围,周围是一株株漆黑如墨的死亡之树,每一株死亡之树都挂满了狰狞的鬼影。

        这些鬼影被死亡之树汲取了魂魄中最后一点的灵光,彻底化为一张虚幻的画皮,随风摇曳。

        “阿桓,有声响?!?br />
        不用龟不仙出声,青阳桓看到了前方鬼路的尽头,鬼气翻滚中,蓦然走出了一位娇小的女鬼,红衣裙袍,长发飘散在后面。

        红衣女鬼一经出现,就已经盯住了青阳桓。

        “奴家念奴,添为鬼路接引使,恭候大人多时?!?br />
        隔着十多丈远,女鬼念奴盈盈下拜,她的身上看不出丝毫的鬼气,如同阳间界真正的人族女子一般,带着一种女子的娇柔,微笑间妩媚气息飘散。

        “这位大人请跟随奴家来?!?br />
        女鬼拜下后,也不待青阳桓搭话,转身驱散开浓浓鬼雾,在路外的鬼火照耀出一道朦胧的鬼路。

        “阿桓,听说阴间女鬼都喜好招夫的,不会要抓你去当压寨相公吧,吸干你的精血,在把你做成人干,当成收藏,时不时的拿出来观摩一下,想想都激动?!?br />
        龟不仙的话语说着说着就歪了,一眼的兴奋。

        没搭理龟不仙,青阳桓跟随者女鬼前行,这里是人族一座大阴间的碎片无疑,既然是人族的东西,他自然要收回。

        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哗啦啦。

        又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后,弥漫的鬼雾中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一道漆黑的大江横亘在面前,隔断了鬼路。

        “大人?!?br />
        女鬼念奴立于河边,转过头对着青阳桓再次盈盈一礼。

        青阳桓眸光扫过周围,隔断前路的大江大概有百丈宽,就算是对于大荒中的普通武者来说,都不过是一跃而过的事情。

        黑色翻滚的浪花中,一头头闪烁着幽寒的异兽沉浮于水波之下,狰狞的獠牙虎视眈眈。

        青阳桓看到在面前的这条河上,有一座木桥,只不过木桥只剩下沿河两岸的桥墩。

        而在他所在的这一侧桥墩前,一座百丈大小的石磨存在,石磨上一头黑色如驴一般的异兽蒙着双眼,背上套着如黑蟒的麻绳,拖着石磨上的石碾。

        而在驴后面是一位小鬼,手握鞭子,正在谄媚的朝着他笑着。

        “得?!?br />
        龟不仙小眼睛瞅了瞅,随之出声说道:“阿桓,想要过河出血吧,这叫有钱能使鬼推磨?!?br />
        随之青阳桓大手一挥,手中灵光闪现,灵石如同天河一般,朝着磨盘上冲刷而下。

        这些灵石都是赏赐在灵藤星域抄家得来的,不得不说灵藤族霸占灵藤星域一个时代,所积累的资源超乎想象,这还是已经找到的,还有一些私密的府藏并不清楚。

        这些资源在分发给灵藤星域的人族后,还剩下一个海量的数字,他原本想着带着返回青阳族,教给大长老,用来战师和族人的修炼。

        没有想到还没有给族人,先给鬼了。

        “大人,桥渡有缘人,有灵方有缘?!?br />
        赶着驴的小鬼,面带谄媚的笑着说。

        “阿桓,这是嫌弃你拿出来的东西太次?!?br />
        这一下,青阳桓也有被气乐了,这什么鬼地方,鬼都这么爱财,这不属于公然拦路设卡,指不定这座木桥就是他们给弄断的。

        十万块星辰灵石,连点水花都没有打起来,这鬼在这里赶驴真是屈才了。

        锵!

        一柄残破的灵剑被青阳桓扔出来,这是属于灵藤族少主的兵器,虽然残破了也是因为被祝融焱那个憨货给揍的。

        虽说是破的,但却也是一件无上帝兵,如今他手中的这些帝兵王兵还真不少,不过哪一件也不是大荒中的石头,可以随意的挥霍。

        “灵物有缘,神龟缘浅?!?br />
        龟不仙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我X,阿桓你别拦着龟,这鬼竟然敢向龟爷收过路钱,你信不信龟爷今天打死他,让他永不超生?!?br />
        “不信?!?br />
        “不信,你还不再拿出一件帝兵来,不然龟爷怎么过去?!?br />
        ……

        轰隆??!

        伴随着驴模样的异兽踏步,磨盘上的石碾轰隆隆的转动起来,声音如雷,如同天上的星辰在环绕转动一般。

        这一刻,青阳桓也看到了石磨上的怪异之处,石磨和石碾上铭刻着山川星辰的章华,伴随着石碾的转动,铭刻上石碾上的日月星辰,朝升日落,一转一循环。

        嗡!

        阵阵鬼气从石碾中显化而出,化为一道黑色匹炼,落到了大河两岸断裂的桥墩上。

        “大人,请随奴家来?!?br />
        女鬼念奴盈盈一笑,百媚横生,于桥头盈盈拜下,恭请着青阳桓。

        “你们这里真的是黑,龟爷难倒就值一件帝兵的过桥费吗?”

        龟不仙趴在青阳桓肩头,踏过桥之后,狠狠地喊道。

        “至少也得三件?!?br />
        下一刻他就被青阳桓倒着拎了起来,盯着他说道:“龟爷,要不我把你扔回河对岸,你在重来一次?”

        “别别别,阿桓,这有些过分了啊?!?br />
        女鬼掩嘴轻笑,不断的转过头打量青阳桓。

        虽然和龟不仙打闹,不过青阳桓的精神意志并没有掉以轻心,上一次阴间界碎片中,就有着伽罗插手,这一次这座阴间界被压在光明神域中,本就透发着诡异。

        推磨的鬼,死要钱。

        引路的鬼,诡异的很。

        就是不知道蜿蜒鬼路的前方,还有什么,这一切的形成究竟在漫长岁月中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革。

        锵!

        转过三座山峦后,鬼路的尽头是一片大亮,鬼火跳动,照亮了百丈方圆,一尊身穿黑袍,袍子上布满了绣?;碌奈坡?,身子被遮掩在黑袍中,感受不到气息。

        不过青阳桓却是看到在黑袍之下,露出的白骨脚踝,这是一具白骨。

        “幽冥前路,鬼祇引路,敢问来者,太阴有阴晴圆缺,太阳如日中天,孤魂野鬼凋零域外,身死道消,天地可有公平?!?br />
        嘶哑难听如同石头摩擦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一双跳跃的鬼火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青阳桓。

        “这鬼有毛病吧?!?br />
        依旧是龟大爷出声,他打量着面前的鬼影,透发着好奇。

        这阴间界碎片到底演化成了何种格局,先前出来一个贪财鬼,眼下又出来一个骨头架子,叫嚣着何为公平。

        这天地要真的是这么公平,哪里还有这么多征伐和文明更替。

        总之一句话,这骨头架子有病。

        “我说,你要是有病就赶紧去治,真不行就提前投胎,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br />
        “你是要诸天万族的公平,还是我人族的公平?!?br />
        青阳桓愈发的觉得这里有意思了,他淡淡的出声。

        这座阴间界显然已经是独立运转了不少的岁月,形成了一套独有的运转规则,眼下最主要的是弄明白究竟是谁在掌控着这座阴间世界的运转。

        “自然……是天地的公平?!?br />
        黑袍白骨低吟,声音有些卡顿,这细微的语气被青阳桓听了出来。

        “呵……”

        这一刻,青阳桓轻笑。

        伴随着青阳桓的轻笑,对面的黑袍白骨一只白骨手掌从黑袍中抽了出来,隔空轻轻一抓,漫天阴气汇聚,化为一杆秤。

        秤杆三尺,铭刻十六星辰,演化着一方浩瀚时空,秤盘如微型大陆,压住天地,秤砣残破,漆黑如墨。

        不过婴孩拳头大小的秤砣,散发着一种冰寒,青阳桓感觉到这上面的气息,和他得到的阎罗之宝的气息差不多。

        难道说这枚秤砣,其中是十六小地狱?

        传说中十殿阎罗中,每一位阎罗王在执掌大十八重地狱的同时,每一位的手中都有一座小十六重地狱。

        “吾为天地量公平,天地覆我为邪恶?!?br />
        “你是谁?”

        同样的这一刻,青阳桓神情一凝,浑身气机迸发到了一种将要爆发的极限,只要察觉到一丝异动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天地何来公平?”

        青阳桓反问,一双眸子灼灼如紫日,声音也愈发的凌厉,道:“天地太大,万族无数,只人族一族就足以让人耗尽心血去维护,他族之事管不了,也不想管?!?br />
        “历代人族先辈浴血,上古黑暗时代燧人氏先皇照亮人族薪火,诸子百圣传道四方,人族定鼎神土,开创人族文明时代,所追求的无一不是我人族大势浩瀚如龙,人道无疆,要论公平,我青阳桓眼中的公平,便是我人族屹立大荒,诸天死活与我何干?”

        嗡!

        黑袍白骨手握紧了手中的秤,白骨手咔咔作响,黑袍笼罩下的瞳孔中鬼焰跳跃的愈发的厉害。

        “哈哈……”

        一声凄惨的笑声从黑袍中传出,声音中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溃败。

        “吾以天秤称人心,奈何人心皆叵测?!?br />
        “吾以公平量天地,是非转头一场空!”

        “这天,何为天,这地,何为地,吾的道哪里错了!”

        ……

        “阎罗你说!”

        “你说啊……”

        这一刻,整座阴间界中天地轰鸣,群山震动,如同地震了一般,女鬼念奴匍匐在地,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念奴,你说,孤王何错?”

        白骨大手探出,一把抓住了龟缩在地上的女鬼,然而念奴早就被凌厉的气势冲击的全身千疮百孔。

        “秤杆挑山河,是非公平当有定论,你生前以美貌勾引部落男子,谋杀亲夫,死后自当坠落阿鼻地狱,承受油锅烹炸之刑罚,为何还能转化鬼身,得阴司果位,这公平吗!”

        “孤王平等刑罚,维护秩序,哪里有错,为何得不到世人公认?!?br />
        ……

        “平等,你累了?!?br />
        这时,浩瀚的阴间界中,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贯彻心灵世界,让暴怒的黑袍白骨一下子平息下来。

        “是非之事自有后来人评说,三尺公平秤,十六星辰衡,如今这方天地用不到?!?br />
        ps先道个歉,今天只能发这么一更了,晚上的火车回曲阜,白天要拾掇些东西,家里亲戚打电话还让我去给帮帮忙搭把手把买的吊东西的小吊车搬六楼去,这样几乎没时间了几天。

        明天的话能不能更新,族长话也不敢说满,临近年关事情有些多。

        还有评论区那位爷我已经禁言删除了,我看了一下您老一个粉丝值都没有,还来骂,觉得不好自觉右转,去百度,要不您就凑合着看,别逼逼。8)
  • “有个景区叫宁夏”2018景区推介及产品政策在太原发布 2019-06-07
  • “草原英雄小姐妹”走进山城 2019-06-07
  • 提高安全意识!河北启动预防中小学生溺水专项行动 2019-06-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05
  •  [生活资讯]  [辣妹探店]  [激情试驾]  [创客餐考] 2019-05-17
  • 看见百姓生活 角落里的理发师 2019-05-17
  • 快讯:乌姆蒂蒂手球送点 澳大利亚1 2019-05-13
  •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05-11
  • 书法自古为文人末技乎 2019-05-10
  •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5-09
  • 奏响新时代伟大复兴的壮丽乐章 2019-05-09
  • “00后”登场、加分政策收紧 今年高考有这些新特征! 2019-05-07
  • 独角兽企业会客厅:李涛谈独角兽企业创新发展 2019-05-07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5-06
  • 7月1日起铁路将实施新列车运行图 北京再增12.5对复兴号 2019-05-06